应用

技术

物联网世界 >> 物联网新闻 >> 物联网热点新闻
企业注册个人注册登录

所谓的物联网市场或许根本不存在?

2016-12-20 09:24 邦邦熊
关键词:物联网

导读:物联网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全身不适”。经过多年的炒作,更多的炒作,更加喧嚣的炒作,现在人们想知道:曾经承诺的充满希望、融合人工智能、充分联网的万物互联的未来究竟在哪里?

  物联网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全身不适”。经过多年的炒作,更多的炒作,更加喧嚣的炒作,现在人们想知道:曾经承诺的充满希望、融合人工智能、充分联网的万物互联的未来究竟在哪里?

所谓的物联网市场或许根本不存在?

  当然,一场前所未见的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对回答这一问题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是由被黑客侵入的物联网设备所组成的僵尸网络发起。

  像任何大规模变革一样,产生该问题的部分原因是指数式增长曲线的固有性质:变化需要时间,而且在开始时比较慢。

  但另一个问题是我们自己:例如,我们固执地认定,控制我们照明的声控家用扬声器,跟风力涡轮机振动传感器都是一类东西。

  我们称之为“物联网”的这一巨大市场涵盖了从可穿戴设备到自动驾驶汽车到智能家居、智慧工厂和智慧城市的一切事物,但这一市场根本不存在。

  是的,改变即将发生,这将颠覆我们的行业、我们的生活和整个世界。变化将由最根本的技术变革——即更便宜、更强大的硬件,几乎无处不在的网络连接,还有云计算来驱动。

  但并没有我们可以称之为物联网的一组广泛且属同一类型的应用。相反,存在着很多不同的应用,每一个应用均由相同的技术趋势驱动,但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

  为了确保我们所打造的世界里联网设备带来的利益大于产生的风险,我们必须更密切地关注正在发生的事。

  设备碎片化正在妨碍我们认识和服务物联网市场的能力

  我们正在见证计算机技术的演化,计算机技术从大型机(多人共享一台计算机)发展到台式机(每个人一台电脑)再到移动电脑(每个人有多台电脑)直到我们今天看到的情况(每件“物”对应多台计算机)。

  我们正在进入新的计算浪潮……由大量的联网设备所驱动。

  但在这一最新计算机技术浪潮中的设备与先前的设备有一个重要区别:它们极其多样化。

  个人电脑几乎都是相同的,几乎所有电脑都采用相同的操作系统(如果你还记得话,我们甚至曾经称它们为“克隆系统”)。手机硬件具有一定的多样性,但我们只有两个操作系统(应用程序开发者需要一套具有一致性的应用程序接口,这导致硬件的多样性更少了)。

  但是,“物联网”设备由各种限制条件定义,包括可用功率、网络连接和带宽、计算和成本。通常,这些限制条件交织在一起:更少的可用功率→供数据传输的功率更低(或接入无线通信更长的占空比)→可用带宽更低。

  这些限制条件由这些设备提供服务时所在的环境确定。例如,联网的家居产品往往没有能源限制(通电插座供电),并拥有高带宽(通过Wi-Fi /以太网),但可能因消费者的预算问题使成本受到限制。另一方面,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中使用的传感器可能拥有更多预算,但因远程开展工作的性质,功率和网络接入会受到限制。

  这些限制条件也可以转化为完全不同的网络拓扑结构。比如,你的Amazon Echo通过Wi-Fi与互联网直接沟通。但在一个工厂里,低功率的传感器可以通过低功率协议与本地网关通信(如ZigBee),然后本地网关可以使用Wi-Fi和以太网与上游通信。在一个偏远的矿井中,传感器可以通过多跳网与网关通信,然后网关使用蜂窝网络向上游传输。

  当然,这些应用环境也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企业:例如,针对消费品的直接面对消费者的或零售模式,针对工业传感器的企业销售模式,或针对智慧城市设备的由RFP驱动的流程。

所谓的物联网市场或许根本不存在?

  在这里,设备的多样性极高,远远高于我们先前在个人电脑或手机发展时所看到的情况。这些“物联网”设备颜色众多,有红色、绿色、蓝色和紫色;然而我们把它们融合在乏味的白伞之下,丢失了让每种颜色呈现独特个性的东西。这妨碍了我们认识和服务这些市场的能力。

  或许我们现在还没有真正认识“物联网”

  我们必须清楚:我们正在进入计算机技术发展的新阶段,促成的变化将比以往更多,这一阶段的发展将由大量的联网设备驱动。

  但我们也要认识到,这种现象正在以多种不同的方式促成变化,每一种方式都是这种现象的重要组成部分:智能家居、车联网、预防性维护、精准农业、资产跟踪、车队管理等。

  我没有预言未来的方法:我不知道这一现象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在这些不同应用中进行孕育,也不知道这些应用之树中哪一棵不久就会结出果实。

  但我知道,更多描述性的标签只会扩大我们的认识:只要看看爱斯基摩人就知道了,他们有50个描述“雪”的字。或者,正如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写的那样,“我的语言的极限即是我的世界的极限。”

  越早扩展我们的语言,我们就能越快地扩展我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