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企业 产品 商务 文库 学院 人才 视频 展会 组织 论坛 专题 搜索 帮助
当前位置物联网世界 >> 新闻中心 >> 资本市场 >> 正文

科大讯飞的“困兽之战”


http://www.iotworld.com.cn 来源:亿欧 2017-12-07 15:26:12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导读:现在,科大讯飞已经站在一个命运的十字路口。成立18年,终于盼来了人工智能的春天,公司市值也在今年一度冲破千亿元,但市场上最凌厉的对手BAT全部高调入场——它们一边快速迭代自己的AI产品,一边迅速用开放平台渗透到各行各业。
科大讯飞的“困兽之战”

  上周末一大早,科大讯飞的员工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新闻:百度宣布语音技术全系列永久免费,AI免费战再升级。

  这对科大讯飞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对手们正虎视眈眈。早在11月中旬举办的百度世界大会上,一名度秘员工就在AI财经社面前,提出对科大讯飞的质疑,“居然还在用卖技术的方式”扩张。

  现在,科大讯飞已经站在一个命运的十字路口。成立18年,终于盼来了人工智能的春天,公司市值也在今年一度冲破千亿元,但市场上最凌厉的对手BAT全部高调入场——它们一边快速迭代自己的AI产品,一边迅速用开放甚至免费的平台渗透到各行各业。除此之外,春风还吹起来超过1000家国内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它们也在各个战场点起星星之火。

  科大讯飞虽然有近20年的潜心技术积累,但在眼下这场已经触发的AI大战中,大家比拼的将是技术与产业的结合能力以及扩张速度。

  全面争夺战打响了

  科大讯飞失去了一笔约两亿元的订单。

  国内一家排名前五的手机企业,今年由科大讯飞转投百度,决定在其旗舰机上接入百度的免费语音技术。

  虽然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回应称,“这个市场,不是谁免费,谁就可以赢。最终胜出的,是帮助开发者真正解决应用问题的平台”,但不可否认,订单正在不断流失。

  华为手机是科大讯飞最早拿下的大客户之一。今年10月,华为发布的年度旗舰机Mate 10仍搭载了科大讯飞的语音助手。不过,自打BAT打起了争夺战后,华为部分机型也已搭载上了百度的免费语音技术。

  眼下,不仅是手机市场,BAT与科大讯飞的争夺战也在其他战场全面爆发。首当其冲的,是BAT自家的花园。

  “之前,BAT都是我们的客户。现在,他们都开始用自己的了,这对我们确实有很大影响。”一位科大讯飞员工对记者坦承。

  “百度搜索、百度地图、爱奇艺、百度金融都在使用百度自己的语音技术。”百度语音技术部总监高亮对记者说。而据《财经》杂志报道,腾讯QQ自2006年起就是科大讯飞的客户,但目前腾讯所有语音端都采用自己研发的AI技术。在阿里,相似的情况正在发生——淘宝、支付宝的电话客服质检,天猫精灵,优酷,虾米音乐也都开始应用自己的语音技术。

  在自家使用的同时,BAT也拿出互联网惯常打法——对外开放平台,滚动扩张。阿里云、腾讯云小微、百度DuerOS平台开放了语音识别、视觉识别等AI技术。同时,创业公司思必驰、出门问问、Rokid等也纷纷开放各自的平台。

  虽然科大讯飞早在2010年就搭建了全球首个语音开放平台,但BAT正以互联网速度追赶,差距在不断缩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员工手拿DuerOS册子给踊跃的参展者介绍:“你看,百度的语音技术已进入这么多行业,手机、智能电视、影音娱乐、出行、O2O、翻译、教育、聊天……”在他身后的墙壁上,一台接入了百度语音助手的长虹大电视正播放着大片。

  智能语音这块蛋糕有多大?“这无法用数字量化。就像互联网+,未来语音技术会以AI+的方式,向各场景渗透,语音是下一代人机交互的入口。”展台前这位员工直言。

  更深层次的竞争还在后面。

  “语音只是一个输入工具,背后更重要的是内容生态。就像苹果或安卓手机,真正价值在于上面的各种App,而非操作系统本身。这恰是科大讯飞的短板。”一位腾讯内部人士称。

  腾讯云小微产品负责人毛华也向记者确认,腾讯的开放平台——小微不仅输出AI技术,也能将腾讯音乐、腾讯视频、阅文、企鹅FM等多个内容产品线,提供给开发者。

  如果说这些争夺还都在BAT擅长的消费市场,那么,从这次人工智能大战一开始,BAT就找到合作伙伴,布局2B(企业级)和2G(政府)市场。司法就是激烈开战的领域之一。

  “据我了解,我们在多个法院测试中都PK掉了科大讯飞。”一名阿里云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说。他几次看到同事在邮件中提及双方的竞争。法院在采购前,会先拿着各家的竞标产品“跑一跑”,这就是做测试。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今年8月,杭州成立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时,市场上都以为是科大讯飞提供的技术,“当日讯飞股票大涨”。但随后官方确认,该互联网法庭背后是阿里云提供的整套AI技术。

  而在阿里、腾讯互联网企业进入司法领域后,科大讯飞同类型产品报价比此前“灵活很多”,有时甚至比前两年低50%。

  在司法领域,全国共有2万多家法院。为拿下一家法院,通常要经过多轮PK。在部分法院,每星期要PK一轮。有时,一个项目要跟进半年到一年。这种项目模式与科大讯飞此前的2B业务模式相近。那么,为什么擅长2C的互联网企业能进入这些“项目型市场”?

  与腾讯在司法领域合作提供AI方案的国双司法大数据事业部总经理王锰对记者分析,“司法产品可以标准化,因为司法程序是全国统一的”。因此,擅长通过平台通吃的BAT,在这个领域能够展现更多优势。

  截至今年6月,超过100家法院应用了科大讯飞智慧法庭庭审系统;而与之相对的是,阿里云的语音技术已快速渗透进300多家法院、6000多个法庭。而今年夏季才入场的腾讯和国双科技,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中,至少与40家法院达成合作。

  不仅如此,BAT甚至以更快速度提供更全面的技术。之前,科大讯飞将语音AI与庭审环节结合,做语音转录,但腾讯和国双科技称,他们已将AI运用到法院的核心领域——裁判环节,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自动给法官推送“类案”,从而辅助法官量刑。科大讯飞在年度发布中也宣布在这一方向上发力。这一次他们还是选择“上层路线”——与最高法、最高检达成合作协议。

  在其他市场,创业公司也在小步快跑。如思必驰正布局车载、智能家居、机器人三个领域,云之声布局医疗和车载。

  “全面战役就要打响了。”百度世界大会上,高亮向记者作出判断。

  窗口期只有三五年

  卡位战的发条越拧越紧。

  “留给讯飞的窗口期只有三到五年。”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说。

  在科大讯飞,企业的进阶战略被浓缩进气势宏大的四个字——“顶天立地”,即技术领先,产业落地。在科大讯飞的合肥总部大楼前,矗立着一座同名雕塑。

  被进阶战排在首位的仍是技术。财报显示,科大讯飞2017年上半年研发投入5.11亿元。

  “BAT早就做语音了。最早的是百度,2011年开始布局,2013年开放语音平台。吴恩达2012年刚到百度时,曾以为可以很快在方言识别上超越讯飞。可现在讯飞还是第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刘庆峰丝毫不掩饰科大讯飞对构建技术壁垒的自信。目前科大讯飞可识别22种方言。由于积累时间长,其在方言识别上的能力,BAT还无法企及。

  科大讯飞也在加紧构筑其他技术壁垒。“讯飞超脑”计划便是重要一环。如它研发的MORFEI麦克风,不像苹果Siri只做近场语音识别,而能在5米距离范围,开展远场语音识别,这是目前很多场景真正需要的。

  进阶战还体现在业务架构上,科大讯飞要强化它的“平台+赛道”模式。10月24日“程序员节”这一天,科大讯飞举办了自己首个开发者大会,宣布拿出一笔10.24亿元的基金,扶持平台上的开发者,来做生态。

  过去一年,讯飞开放平台上的开发者数量由23.6万增长到46.5万 ,几乎翻倍。为提升平台的运营和价值转化能力,平台之上开辟了新的板块——AI生态平台。运营总监王肃晨带领10人左右的团队,为平台上的创业者提供孵化服务,工作已有成效。“比如,我们发现创业团队中有一家杭州公司,做普通话教育评测,我们把它推荐给讯飞教育事业部,由教育领域产业导师与其进行一对一沟通,从技术、产业方向、渠道上扶持这家公司的成长。” 王肃晨对AI财经社说。

  在开放平台之外,分赛道也在布局中。其中,教育是重中之重。这是科大讯飞主营三块业务之一。去年底,科大讯飞将旗下业务拆分成教育、智慧城市和消费者三个事业部,公司三分之一员工都在做教育。

  科大讯飞在教育领域布局早,积累一定优势,间接使得部分竞争对手息战。如以口语测试切入市场的思必驰,2014年将该业务剥离出去,转型做车载、智能家居和机器人。

  “这两年,明显感觉讯飞在教育上发力。”一位讯飞的同业者对AI财经社说,“它的产品线很丰富,不局限在语音这块,包括收购的、投资的公司,组合的产品线覆盖从课堂到课后再到学校管理的方方面面。它会针对政府采购,尽可能提供产品。”

  根据2017年半年财报,科大讯飞投入教育方向的费用同比增长21.27%,教育板块营收同比增长57.71%,毛利同比增长105.56%。

  而教育行业的一个关键特色——非标准化,也给科大讯飞构筑了天然屏障,这让BAT互联网企业很难施展他们赢者通吃的那套打法。

  在科大讯飞深入的教育信息化领域,国家每年采购经费超过1万亿元,而讯飞的营收占比约为千分之一。“这并不代表市场有多大的增长机会,而是代表行业极度分散。”一位业者对记者说。

  在这个采购金额极大的市场,每年都有大量公司涌入,提出各种新概念,有时这些概念甚至不是真实教学需求驱动的。“网络阅卷产品还在打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手写识别,手写识别还没定下来,电子书包又卷土重来”。在这种境况下,互联网公司那种通过平台解决共性需求快速扩张的打法,起不了作用。市场“可以养几百家上市公司,但很难养出一家巨无霸上市公司”。这给靠资源驱动、做项目的企业带来机会。

  除了教育,车载也是各家竞争最为激烈的赛道。思必驰市场总监龙梦竹对记者承认,科大讯飞早年在汽车前装市场“发力很猛,是绝对的老大”,但在后装市场乏力。思必驰趁机占据了后装市场的大头儿,比如智能后视镜,它的市占率已超过70%。

  “科大讯飞准备杀回后装市场,但我们并不担心,它要想追赶我们,至少要1年。” 龙梦竹的理由是,场景落地需要周期。

  “最要命的事”

  在这场人工智能的战争中,速度正比技术更能决定生死。否则,明星创业公司小蓝单车,就不会在一片“车好骑”的惋惜声中宣告破产。

  看得出,科大讯飞也在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的产业落地能力。

  今年11月9日的科大讯飞年度发布会,持续了整整3个小时。现场展示了包括晓译翻译机在内的10余款AI产品。会后刘庆峰问现场记者:“是不是觉得会上展示的太多了,大家从头听到尾会有点痛苦?”但他又紧忙解释说,“我们确实觉得人工智能的时代到来了。这么多好东西,我们砍来砍去,最后还是决定提前让大家看看。”

  无独有偶,在10月科大讯飞开发者大会上,曾有人追问执行总裁胡郁:“有哪一项是科大讯飞不做的业务吗?”胡郁的回复是,“这些方向的AI应用,大多数人还不知道怎么去做最好的结合,这正是我们有机会的地方。”

  在年中的投资者交流会上,科大讯飞介绍,在2017年上半年,公司签约渠道数从70多拓展到200多个;从外部引进人才3500名,其中有行业属性的关键人才接近100名。

  公司董秘江涛说,公司正处在“市场布局的关键时期”。

  到访过科大讯飞合肥总部的记者发现,在四楼的讯飞研究院,即最核心研发部门的墙上,贴着“从市场中来,到市场中去”的标语。现在,工程师一抬头,目光便可与“市场”相交。

  不过,在产业落地过程中,市场端对科大讯飞的反应速度并不满意。

  今年7月,一家智能音箱厂商负责人忍不住向AI财经社记者吐槽:“科大讯飞太慢了。”去年初,他们公司决定做智能音箱,首先想到的便是科大讯飞的语音交互方案。但前后沟通了近半年,进展不顺。

  这名负责人发现,有时邮件提出一个技术需求,“解决方案要等一周”。彼时正值智能音箱爆发前夕,各厂商都在争分夺秒。无奈之下,这家公司更换了语音技术商,这才赶在今年初发布自家产品。

  实际上,早在2015年,科大讯飞与京东联合成立灵隆科技,开发国内最早的智能音箱“叮咚”,但“叮咚”上市两年销量未突破10万台。上述人士认为,这款产品之所以未能成为爆款,除了时机未到外,另一重要因素便是“受科大讯飞所累”。迭代不够快,与消费者没有建立强连接纽带,即便有京东的线上渠道,也难以做出爆款。

  虽然刘庆峰今年3月在湖畔大学上讲到,“光做2B不行,一定要做2C把想象空间打开,未来2C业务收入要占半壁江山”,但目前进展并不突出。

  可以看出,眼下这场人工智能大战对科大讯飞来说,更像是一场内患。一位互联网人士对记者说,在未来更鲜活的AI世界,需要不断感受市场,不断快速迭代,只有这样,人工智能企业才有可能成为变革者。

  不够贴近市场,决策机制缓慢,是很多曾经2B企业根深蒂固的弊端。

  “这点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讯飞不解决这个,是会要命的。”在科大讯飞年度发布会后,刘庆峰在离开发布现场时匆匆对记者说。

   已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联系编辑

有关 人工智能 物联网 的新闻

    最新评论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物联网世界"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物联网世界网站,转载请必须注明物联网世界,并附上网址 http://www.iotworld.com.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来自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 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 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两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