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

技术

物联网世界 >> 物联网新闻 >> 物联网热点新闻
企业注册个人注册登录

黄仁勋现身答疑:ARM中国将是NVIDIA的一部分

2020-09-16 09:27 虎嗅网

导读:很幸运,我们的确在见证半导体的重大历史时刻。

在昨日下午,我们参加了“英伟达收购ARM”的线上媒体答疑会,而英伟达CEO黄仁勋与ARM CEO Simon Sagars(西蒙·赛格尔)出席了这次答疑会。各国开发者乃至大众心里存在的疑问,都通过媒体之嘴传达给了这次交易中的两位关键人物。

我们挑选精编了黄仁勋与西图克斯的所有回答,是否回答了你心中的疑问,见仁见智吧。

黄仁勋:

我很高兴地宣布,这笔交易已经得到双方同意,这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技术公司之一。对于科技行业和英国政府来说,这项交易意义重大。我们将联合打造全球首屈一指的计算公司。在达成交易之前,让我来解释一下,我们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以及这笔交易将如何与之相适应。

AI是当今时代最强大的技术力量,相关软件通过使用超级计算机级别的处理能力来处理大量数据,AI 可以创建模型来准确推断意图,预测即将发生的动作或理解复杂的关系。

AI的能力正在走向每一个角落,机场的商店,仓库,医院街道。AI 正在从云端移动到终端,连接到 AI 计算机的智能传感器可以在其中检查视频片段,协调流量,节省电能。

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有数以万亿计由 AI 驱动的小型自主计算机,连接到世界每个角落的强大的云数据中心,这些小型计算机将不断做出更明智的预测和更快的响应。

AI计算、网络和数据处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而英伟达和ARM是这方面领先的计算公司。

这是此笔交易为何对两家公司如此重要的背景。

而ARM存在于终端设备的广阔生态系统中,超过1800亿个单位。通过合并我们的公司,我们将能够扩展和视频化AI计算平台,以武装广泛的生态系统。我们将共同为全球计算机制造商创建下一代平台,从云数据中心到移动电话,再到无人驾驶汽车,再到物联网。

这种结合在财务上是有意义的。我们预计将立即提升毛利率,以及每股收益和收盘价的创造力。

但我们能得到的远不止于此。

对于我们的员工来说,这将意味着新的机会和职业道路,在全球发展最快的科技公司之一工作。对于英伟达,它将成为促进我们的开发人员生态系统或我们计算平台发展的基石。合并后的公司将为两家公司的客户提供新的创新力,同时,我们也将保持开放的许可模式和客户中立性,为全球任何行业的客户提供服务。

这对于 Arm 的长期成功至关重要。我们喜欢合作的商业模式。

实际上,我们打算通过使用专有技术来扩大 Arm 的授权组合,这种结合将丰富我们两个生态系统。最近几周,有媒体猜测这笔交易可能对英国和美国的 Arm 和 Arm 意味着什么,所以让我澄清一些事情。

交易完成后,我们希望发展 Arm 生态并帮助它变得更大,我们之所以想收购 Arm,因为它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并且雇用了一些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学专家。毫无疑问,我们想要更多伟大的工程师。

我们希望这项工作能够在英国的剑桥完成,那里的 Arm 的事业已经开始,而且还在继续。那里有数以千计的优秀工程师多年来创造的知识产权,未来Arm 仍留在英国。

但最重要的是,我们想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水平。我们希望将 Arm 推向全球 AI 领导地位。

为了帮助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将在剑桥创建一个世界一流的AI实验室,我们将在那里建设先进的超级计算机,英国和世界各地的领先科学家、工程师和研究人员可以在医疗保健、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开展突破性工作。

此外,我们希望英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最佳人才队伍。我们已经与伦敦国王学院,以及英国NHS医疗系统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将在英国开设一个AI研发中心。我们在技术方面的机遇从未如此让人激动人心。

ARM首席执行官赛格尔:

大家早上好,我们对即将到来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在过去的近30年中,我们已经在剑桥总部建立了一个全球芯片标准,通过大量投资扩展了我们的产品组合。现在,我们正站在新的计算时代的机遇面前。在我们的发展史中,我们已经看到嵌入式计算的应用程序数量正在不断增长。

我们已经通过我们的技术为世界半导体产业提供了支持。每天,我们都会看到新的用例。但是,计算的定义正在不断发展改变。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个由 AI 定义的超前世界,我们看到 AI 正在进入成熟应用阶段,在那里,每天可以找到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始使用 AI。

现在,通过与英伟达进行结合,我们相信我们可以像过去一样继续另一段新旅程。我们能够帮助整个世界半导体行业实现这一愿景,开发出具有嵌入式人工智能功能的芯片。

我们认为前方将有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未来。

答记者问:

问:当软银在2016年收购ARM时,英国政府对员工人数做出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将总部设在剑桥。所以,Simon能否回答一下,这桩交易是否你们可提供任何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失败了。您是否给出了具体的非正式承诺?

第二个问题,那就是美国当局的一些行为。您在继续开展这项业务时会预料到会产生相关的任何问题吗?

答:首先,我们开诚布公地与英国政府讨论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使我们能够在英国进行投资并扩大研发部门的业务。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在英国建立世界一流技术水平的研究中心,我们将在这个中心研发欧洲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之一。

我们希望吸引来自英国的世界级研究人员来从事具有开创性的工作。这些都会在剑桥进行。我相信英国政府将意识到我们正在对英国进行非常重大的投资,因此肯定会与他们进行对话。我们有一个执行框架,但没有约束性承诺。

追问:您是否以书面形式对所将从事的工作做出了非正式承诺,但这计划却还没有开始?

我们刚刚开始与英国政府进行对话。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情,我们会做到的。另一个问题是,就技术管辖权而言,此交易中规定相关的内容与之前没有什么变化。该技术起源于英国,它将仍然留在英国,因为该部门仍将总部设在英国,并将继续在英国开展工作。

问:ARM的商业模式是向很多芯片设计公司出售IP核,因此必须要保持独立性。而在四年前ARM自己说过,从IPO以来就完全独立,这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最为重视的事情。

但是将来可能会发生的变化可能会让ARM不再需要独立。所以这个变化是否会引发苹果或高通这样的主要客户的任何担忧?您如何调整ARM数十年来拥有的这种商业模式?

答:独立性绝对是我们力量的一部分,并且绝对是所有价值的一部分。而ARM的价值就在于我们如何珍视我们创造的技术与商业模式进行有效结合。

实际上,通过与英伟达合并,我们将能够在技术路线图上进行比现在更大的投资。而作为合并的一部分,我们一定将保持现有的业务商业模型。

因此,我们可能隶属于一家不同的公司,这相当于我们换了一家母公司,我们的目标仍然是继续在一定程度上保持独立性。这意味着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授权模式为整个世界半导体行业服务。

黄仁勋补充:独立的优点是最终会带来开放和公平。我们绝对有这样做的意图,因为保持这种商业模式是我们继续扩大业务范围并取得成功的最佳方法,而这需要我们为此付出的巨大努力。

我和Simon所展望的是,尽管对于移动设备而言,计算的未来仍然非常重要,但我们需要的计算架构类型很多样,除了云端,还有高性能计算边缘数据中心,机器人技术等等。尽管架构将非常相似,但是它们的形状和大小都会发生变化。我们将为他们添加人工智能。如果要这样做,我们将必须进行大量投资。

因此,我希望结合我们两家公司的能力,更快探到新机会。

问:你(黄)是否愿意像软银一样,在2016年英国的员工总数方面做出坚定的、数量上的承诺?

答:我们是一家非常不同的公司,我们可以提供非常不同的东西。最好的思考方式是,我们以开放的心态来建立一个建设性的框架,以反映我们的意图和我们在英国的投资机会。所以我们绝对会进行这样的对话,我们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问:Arm的两位创始人评论说,把Arm卖给一家美国公司,意味着他们将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监管,最终可能会出现美国禁止或限制中国公司使用Arm牌照的情况。你能否证实这种情况是否会发生?

答:出口任何产品都必须了解其经营所在国家/地区的出口管制规则。因此,我们在英国开发了产品,在美国开发了一些产品,在欧洲,印度和世界的许多地方开发了产品。当我们考虑出口限制时,我们需要确认规则是什么,也对产品本身进行分析,跟公司的所属权无关。

因此,我们的很多产品都是在英国或美国以外设计的,并且我们的大多数产品不受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但规则是我们必须要小心的事情,我们必须遵守围绕出口产品的所有法规。更换母公司不会改变我们对此的要求以及我们产品受到的影响。

问:你(黄)提到,英伟达的GPU和AI技术将成为Arm扩展产品组合的一部分。你能不能进一步说明你的GPU和AI技术的哪一部分将在那个extenders IP组合中可用?这包括了Mellanox的技术吗?

答:我认为最终的答案是,我们希望尽可能多地为客户提供产品。你知道,有一件事我们一直无法做到,就是达到ARM生态系统覆盖合作伙伴的广度。就像Simon刚才说的,它被用在各种各样的计算机上,计算各种不同大小和形状的计算机。在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技术是融合的,所以我们想把英伟达的技术通过这个庞大的网络,让人们可以创建不同大小和形状的计算机。

未来ARM的生态系统都将会注入AI技术,但最终取决于客户的需求。就像您今天的观察一样,今天的很多SoC确实没有让我们从使用中受益。

我们现在有了Mellanox(英伟达不久前收购的另一家公司),它是全球高性能计算和高性能网络连接技术的领导者。通过扩大服务器连接网络以及他们的数千个合作伙伴,我们可以为更多的客户和更多的市场提供服务。

问:想知道这笔收购会对英伟达的资产负债表造成什么样的压力?这是一笔大收购,明年也许您(黄)不会留下很多钱了。

答: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是,软银接受了大部分股票交易。孙先生是英伟达的忠实粉丝,也是Arm的忠实粉丝。我们是软银旗下Vision基金的前两家投资之一。英伟达是人工智能计算领域的世界领导者,而Arm则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计算公司,这两家公司的结合使我们能够将人工智能计算带入每一个行业,帮助创造物联网的未来。这完全是他几年前的描述,所以他以股票的形式进行了交易。

我们公司发展非常快,我们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科技公司之一,而且我们非常赚钱。这笔交易在交易结束后是增值的,所以这是一笔伟大的交易,这真的是一笔美妙的交易。

问:您将如何领导完全不同的团队?工作方式是什么?

答:在这笔交易完成之时的那一刻,我们整合过程才会开始。在此之前,我们是完全独立的公司。因此,我们有很多时间磨合,最近我们也与mellanox进行了交流。其实这件事情的伟大之处,在于两家公司彼此互补,做的事情截然不同——生产的产品有所不同,服务的市场和商业模式有所不同。几乎没有重叠。

我们将寻找机会分享最佳实践并互相学习。但是,我们也需要保持业务部门的独立性质,中立对于客户非常重要。

问:你(黄)会继续开发Mari GPU核心吗?第二个问题是,你们会继续开发Risc-V产品吗?

答: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们都是Arm和Risc-V的用户,而且都是它们的忠实用户。

我知道它们看起来都像微处理器,但它们是非常不同的东西,你可以把相同的逻辑应用到Nvidia的GPU计算平台和Mari GPU上,它们是完全一样的。

同样的类比,其中一个是计算平台,它有一个丰富的软件和工具生态系统,还有很多第三方开发者,很多第三方开发者与它集成并依赖它,围绕它构建产品。Arm丰富的生态系统使其有别于Risc-V。

我们在公司内部使用Risc-V来作为内部cpu和控制器,这是微处理器在大型芯片上的完美应用。在GPU计算中也是这样。这两者是非常互补的,我们将继续同时使用这两种方法。

问:有人认为中美之间存在一场人工智能竞赛。我很想知道您的看法?特别是对这次收购有什么影响?

答:好问题。全世界其实都存在一场人工智能竞赛。很显然,从医疗保健到交通运输,以及整个物流和制造业,我们将看到新技术创造出的生产力收益,赢家从人工智能中看到的能力收益是非常深刻的。

每个国家都在竞相建立计算中心,聘请大量的研究人员和工程师,他们知道如何在这一领域开展突破性的工作,并将技术应用于各个行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英国进行这项投资,为什么将GPU与ARM的技术结合是如此有意义。剑桥也可以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研究人员。有一个真正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吸引、保留和运营拥有世界一流工程师的公司确实非常困难,而且资源非常稀缺。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很少有伟大的科技公司。

说到中国,最近我们收购Mellanox,其实也经历了监管程序,我们在这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我想这对本次交易有一定的帮助。中国拥有大量非常专业的开发者与客户。

问:Arm在中国的一家合资企业中拥有49%的股权,他们对这笔交易有什么反馈吗?

黄答:我们最近和Mellanox一起在中国接受了审查,我们在这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我们可以为市场带来更多解决方案,这对中国的客户非常有利。

Arm在中国有一家合资公司,合资公司的结构不会改变,我们将拥有这家合资公司的少数股权,现在它将成为英伟达的一部分。

Simon:就这么简单。Arm目前拥有两年前我们在中国建立的一家公司的股份,这是我们获得进入中国市场的途径。我们拥有非常广泛的客户和技术许可,他们开发基于Arm的新应用程序,我们希望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中国是英伟达的重要市场,交易完成后,英伟达将拥有ARM中国的股权。

Simon补充:ARM中国是我们此前成立的合资企业,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将IP许可交到中国客户手中。那里有很多优秀的工程师,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从事出色的工作,开发新的应用程序,并且我们希望在人工智能领域可以继续在中国的重要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未来这一部分的发展,将会有更多可能性。

问:如果该交易可能被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拒绝,您(黄)是否准备好计划B?

答:计划B足够多,这次机会实际上是一生中仅一次的机会,于是我抓住了机会。一家在AI计算领域具有领导力的公司与一家生态系统庞大的伟大公司相结合,并涉足各种规模和形状的计算领域,将创造出史上运行效率最高的计算机。

我知道这是一笔非常丰厚的交易。这对软银非常有利,对我们也非常有利。我认为,监管机构通常只会对此非常支持。

问:预计监管程序将持续多长时间?

答:无法预测。对于Mellanox,我们希望在18个月内完成,而我们做到了。在这次交易中,我们认为应该花费一年以上的时间是合理的。我们与监管机构进行了大量的讨论,就技术、市场动态等多方面进行了说明,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问:对于Simon来说,您如何看待过去四年与软银的伙伴关系?对于黄,软银成为股东后,您将如何与他们建立关系?

答:让我谈谈我作为软银的一部分在过去四年中的经验,当时我们需要在技术方面进行大量投资,利用这项投资来扩大产品基础和市场边界。软银一直是Arm的支持者,并兑现了他们业务投资的承诺。我们提升了数据中心相关的技术,在5G方面,我们扩大了IP产品组合,今天的产品组合比四年前要多得多。因此,成为软银的一员真是很棒的经历。

黄补充:是的,我非常赞成。我认为让Arm私有化,退出市场,这样它就可以同时投资于三个非常重要的市场,这是非常天才的策略,在公共市场上很难做到这一点。

孙正义是伟大的远见者之一,在走过PC革命,移动互联网革命欧,现在是AI时代,即AI革命。他在上述每个时刻都进行了非常成功的投资。现在,我们需要采用一种新的计算方式,将AI技术与计算架构相结合,并覆盖广泛的行业。此前互联网影响到到了每个行业,而现在新计算方式将影响世界各地各种大小和形状的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