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

技术

物联网世界 >> 物联网新闻 >> 物联网热点新闻
企业注册个人注册登录

全国首创!宁波北仑区“撬装加油+数字化监管”巧解集卡加油难

2022-06-08 16:36 凤凰网
关键词:RFID

导读:这6家物流企业提交备案的集卡车油箱上统一安装了RFID智能电子标签,只要和加油枪完成配对后就能开始加注柴油。

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2022年,是党的二十大召开之年,开发区(园区)整合开局之年,也是浙江自贸试验区宁波片区挂牌一年后,全力竞速赛道的奔跑之年,更是新一届区委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大力开展“六促六优”专项行动的奋进之年。

为了凝聚全区一片地、一家人、一件事、一起干的思想共识,鼓足“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的干劲,从今天起,推出“改革攻坚论英雄”专栏,全方位、多角度纪录北仑在新的赶考之路上取得的创新性变革、突破性进展、标志性成果,进一步营造改革攻坚“关键一招”的浓厚氛围。

在北仑区霞浦街道临港路上,有一个酷似集装箱的“大家伙”——这是由宁波霞辉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等6家物流企业共建共享的撬装加油站。这6家物流企业提交备案的集卡车油箱上统一安装了RFID智能电子标签,只要和加油枪完成配对后就能开始加注柴油。

据悉,这是为了破解集卡车“加油贵、加油难”问题,更好地服务强港战略,北仑区在大力打击非法加油行为的同时,推广使用的企业自用撬装式加油装置。

作为宁波舟山港的腹地,北仑港口服务业发达,现有注册集卡车2万余辆,另有区外籍集卡车近万辆,大量的集卡“扎堆”也引发了加油难、加油贵、非法加油突出等一系列问题。

“过去物流企业大多通过土制罐存放油品,安全生产水平低,油品质量参差不齐,非法加油屡禁不止,安全隐患很大。”北仑成品油市场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俞忠良告诉记者。

为了消除顽疾,北仑大力整治非法加油,并于2019年试行备案撬装监管制度,推出“共享加油”运作模式。允许区域内规模以上物流运输企业按照规定设立共享式的加油装置,自主储油,将车辆的油品需求“化零为整”,同时积极协调中石化、中石油、长城石化等成品油经销商,对这些物流企业实行大客户批发价供油服务。

共享加油为企业带去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俞忠良告诉记者,由于柴油常年批发价比零售价低20%左右,本项改革措施为物流企业每月节约用油成本20%左右,物流企业的整体运营成本降低6%以上。

“用得好”更要“管得住”。为了加强对备案撬装加油站的监管,2021年3月,北仑在全国率先搭建备案撬装加油装置监管平台,创新开展政企合作建设运营模式,引进第三方服务平台企业,在撬装加油站点安装监控摄像头、液位仪传感器、加油卡机、RFID读卡器等设备,进行联网运行,接入政府监管平台。备案撬装加油站点的每次进油数据、加油数据、加油视频、进油视频、液位数据等相关记录自动上传监管平台,并实现实时图像监控。

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 陈华 摄

备案物流企业需要将企业车辆及相关协议等资料信息报送监管平台,经平台审核核准后,赋予车辆加油权限。根据平台规定,物流企业应开放车队管理系统接口,以便实时查询其租赁的车辆是否实际产生承运业务,甄别是否允许相关车辆加油。

同时采取合规性(车辆识别)监控措施,车辆油箱统一安装RFID智能电子标签,实现加油枪和油箱配对。车辆每次加油时,油枪都会对油箱口进行自动识别,杜绝未备案登记的车辆加油。

这样一来,北仑实现了对运输企业备案撬装加油装置油品“进、出、存”三个环节24小时全方位管控,建立起撬装加油长效闭环管理机制,在解决集卡车加油难问题的同时,也规范了运输企业的经营行为。

美丽北仑夜景 赵文昌 摄

随着更多典型场景的打造,改革进入了深水区。由于物流企业可抵押物受限,并且企业征信较难,导致物流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突出。平台联合金融机构台州银行合作推出“加油贷”金融产品,为企业打造买油、用油、加油等“一站式”“一条龙”服务。

“‘加油贷’专款专用,只能用于成品油结算,在平台监管下,银行可以实时了解贷款使用和成品油存量情况,有效降低了银行信贷风险。目前监管平台已与台州银行线上支付系统打通,形成在线油品采购、金融授信、系统自动充值、自助加油一体化集成,真正实现了‘监管+运营+服务’的交易闭环。”经开区商务局商务发展中心科长王洪山介绍。

如今全区共有132个共享撬装加油站、惠及物流企业900余家,服务集卡车1.8万余辆。“通过构建‘撬装加油+数字化监管’模式,北仑区成品油整治工作取得显著成效,降低了物流企业运营成本,提升了物流企业的竞争力,企业群众满意度不断提升,相关经验做法得到中央环保督察组、商务部、浙江省商务厅的肯定,为有效解决非法加油‘顽疾’提供了一个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样本。”经开区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一模式在去年还成功入选浙江自贸试验区宁波片区最佳制度创新案例清单,在宁波片区国际航运枢纽建设、国际油气资源配置中心建设发挥了“试验田”的作用。